联系电话:400-752-527
新闻中心
社会责任

当前位置:太阳2下载 > 社会责任

【学历风波】彭文正7大疑点质问蔡英文 呛“毕业证书送英国公证”

作者:张国荣 来源:太阳2下载 发布时间:2019-11-29 15:12

太阳2下载讯:

总统蔡英文的博士论文真伪,连日来引发外界争议与质疑,总统府今出示具有36年历史、泛黄的论文打字机文稿原件证明论文为真,蔡英文也决定授权国家图书馆让她的论文得以公开阅览。但网络节目主持人彭文正接受《苹果新闻网》访问时大酸说:“我明天也可以生出一本号称是英国伦敦政经学院第二本论文”,这根本是毫无公信力的个人版本。他并再列出七大疑点质问蔡英文,还呛小英应“将毕业证书送英国公证”。

疑点一:蔡英文应该立刻将她的毕业证书跟论文,送请英国法院公证
彭文正说,府方提供的博士论文,是蔡英文的个人版本,蔡英文要做的事情是立刻将她的毕业证书跟论文,送请英国法院公证;“如果我是她的话,我早就做了”,而不是不断公布笔记、个人版本,而且没有机构为你背书,这才是问题。

疑点二:大英图书馆中蔡英文博士论文只有书名跟作者名,但里面内容是空的
台裔教授林环墙在报告中质疑蔡英文的博士论文在图书馆并没有收藏,但府方今表示,大英图书馆的论文检索系统中,查得到这本论文的纪录,证明“论文曾经存在于图书馆 ”。但彭文正再度质疑,他有网络截图,在检索引系统中,蔡英文博士论文只有书名跟作者名,但里面是空的,电子档也从来不存在,府方说有纪录请证据拿出来。

疑点三:所有人在伦敦政经学院索引都可被搜寻到,只有蔡英文无法
彭文正指出,在正式书信中,英国伦敦政经学院图书馆负责收藏的人说从来没有收过,Senate House也从来没有收过,IALS(高等法律研究院)也没有,蔡英文的全部同学在这三个地方都有,请蔡英文证明一本论文在三个地方都遗失的概率有多大?遗失也就罢了,所有人在伦敦政经学院索引都可被搜寻到,只有蔡英文无法,请问蔡英文纸本掉了,电子档也掉了,这是什么情况?外星人攻到地球吗?府方在说谎。

疑点四:请先告诉大家口试委员是谁?蔡英文的指导教授是谁?蔡英文说经过不断翻印,请问谁来翻印?
此前蔡英文的博士论文被质疑缺6页,并且没有口试委员签名,府方表示,36年来经多次翻印过程或有疏漏;在LSE,口试委员并不需要在论文上签名,查阅1980年代英国的博士论文,很多同样没有口试委员签名。但彭文正质疑,请先告诉大家口试委员是谁?她的指导教授是谁?蔡英文说经过不断翻印,请问谁来翻印?鬼来翻印?借阅翻印在图书馆中完全没有留下纪录,蔡英文说法是前后矛盾,既然经过翻印,借书为何没有纪录?虽然论文不能外借,但到书架上去翻印时,也要跟图书馆馆员知会。

疑点五:左右对齐是1990年代的发明,“她穿越时空吗?”
蔡英文博士论文格式被质疑有不一致,并有手写修改痕迹,府方表示,论文写作期间为1981年至1983年,当年是用打字机一页一页打,也是一页一页设定,有设定就有对齐,没有设定就没有对齐。彭文正强调,左右对齐是1990年代的发明,“她穿越时空吗?”,左右对齐是要去算的,不是打字机可以做的,因为打字机并不知道你左边打完、右边会出现多少字,没有办法平均分摊字与字距离,只有电脑打字才可以,先设定左右对齐,打完字才会继续调整,如果我打“I love you”三个字,会字距弄的很大。“你(蔡英文)是多啦A梦穿越时空吗?”1984年写论文用1990年的尖端科技左右对齐,这在在都证明她在说谎、没有逻辑。

疑点六:蔡英文指导教授的资格
蔡英文博士论文的指导教授Michael Elliott的资格遭到质疑,府方解释,依照英国学制的相关规定,Lecturer可担任博士生的指导教授,学校也认可。彭文正则说,Michael Elliott后来很有成就,但不能用Michael Elliott后来的成就推断他在29岁时,就有指导硕博士生的资格,这样讲起来,Michael Elliott不就更有眼光,指导一个30年后可以当总统的人,更了不起。彭文正指出,Michael Elliott的所有成就是后来从事慈善工作,募得17亿美金做慈善基金,担任创始人跟执行长,但他1983年前在美国及LSE都是担任lecturer,即讲师,他的学历一看就是大学毕业。大学毕业就是大学毕业,他29岁时什么资历都没有;府方把时间给颠倒,指导蔡英文时,这个小伙子才30岁还是个Nobody,没有学术论文著作,也没有任何学术地位,法律是没有天才,不可能30岁只是学士就可以指导硕博士生,这是空前的,没有这个可能性。

疑点七:永远无法用学术界的common sense(常识)去解释她的行为,只能推给时代久远
彭文正批评,总统府所做的每一件事情的解释,都要推到36年前跟现在不一样,要不就是推给LSE跟人家不一样,要不然就说LSE法学跟人家不一样,永远无法用学术界的common sense(常识)去解释她的行为,只能推给时代久远。(陈建瑜/台北报导)

 

/>